奇妙的神 - 王瑋 姐妹


記得小學時作文總離不開的開場白『我們生在新社會,長在紅旗下』,加上當時的憶苦思甜教育,還有媒体誤導『全世界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相較之下,真 是自覺無比幸福。再加上婦女解放運動轟轟烈烈,作為生在新中國的小女孩真是福上加恩,優越無比。有好幾次我都想把自己的名字改為『超男』或『勝男』。也正 是由於這種好勝心,我在小學、中學、大學,甚至在工作之後,從不甘示弱,要與男孩(男人)們一爭高低。心中的偶像,一直是世界女強人,如居禮夫人。可是誰 也想不到,我這樣的一個人,在美國拿到碩士學位以後,心甘情願地作了一個『全職媽媽』。


我是一九九O年來美國的。當時,大學校園裡有一個專為國際留學生服務的基督教會,接觸到那裡的牧師夫婦和一對美國夫妻,曾被他們那種無私的、從不計較報 酬的奉獻精神和愛心所吸引,但當時並沒有更多思想。那時認為外國人要在美國站得住腳,就得讀書、找工作,有了工作就能進入美國中產階層。


可是就在我即將畢業,丈夫已經找到了工作時,一種不滿足感常常襲擊我。很多中國人都為了自己的美國夢而來到這新大陸,但是如果車子、工作、房子就是美國夢的全部,實在令人有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


我的不滿足感促使我去尋根。加上美國這幾十年來社會風氣日益敗壞,道德水準直線下降,作為三個孩子的母親,我實在對他們的未來成長的環境,感到愛莫能助。就像是長江後浪推前浪,我已經自身難保。


我開始上中國教會,發現教會的書架上有一些關於如何管教孩子的書;久旱逄甘露,我就如飢似渴地讀了起來。當我細嚼慢嚥,發現這許多書都有一個共同的原 則,而且都是從聖經而來。處在這一個充滿信息的時代,知識日新月異,我們常對老一代說:『您那一套早已過時了』。可是為什麼二千年以前的聖經原則,現在還 適用呢?我的疑問和好奇,讓我對聖經開始有興趣。


耶穌說:『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當我願意敞開我的心,神就開我的眼睛,讓我看到衪的奇妙,看到人類的無知和自己的 渺小。神造亞當和夏娃,夫妻二人成為一体,是要相互補足,成為完全。神安排夫妻在家庭中是不同的角色,丈夫作頭,實在是出於衪無限的大愛和美意。神用泥土 造亞當,用亞當的肋骨造夏娃,難道泥土比肋骨珍貴嗎?中國人有一句話:『江山易改,秉性難移』,可是我們奇妙的神,就是用衪奇妙的方式來改變我;我知道衪 在我身上工作還沒有完成,因為我們的神是完美的,衪要我們追求衪的樣式。


親愛的朋友,我們經常譏笑美國人不會吃中國菜,因為中國菜色、香、味俱全,豐富無比;可是老美除了甜酸雞就是芝麻雞,雖然人到了中國餐館了(而且很多 次),真正的中國菜嘗都沒嘗到,實在可惜。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我們幾經拼博,就是為了實現讓人欣羨的美國夢而來到這裡,如果就連美國的立國之本都不願意去 了解,是不是有點五十步笑百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