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恩典 - 馬海兵 弟兄


    神給我的恩典很多,只是從我嘴中說出榮耀神的話不多,這都是因為我還有許多老我未交托與神,這也是我希望諸位弟兄姊妹能常常為我禱告的。


  曾有人問我,是否有時明明知道父母的話是對的,偏要做相反的事。我回答說:『沒有。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對過。』這較為形象地概括了過去的我,也可以想像 得出我與父母之間的關係。現在回想起來,我實在是很感謝神,因為無論我怎樣對待我的父母、無論我心中是怎麼想的,他們都一直愛我。


  據說在我出生的四十天之後,我的母親就不在我的身邊了。她在西安工作,而我父親和祖父母住在上海,當時的普通老百姓是沒有選擇職業的自由的。後來有一 次與母親交談中才得知,原來母親是要回上海生我的,誰知我早產二十天,所以只能讓我生在西安。後來我就一直住在上海。


  那時,父親非常熱愛他的工作,每天很早就出門,而晚上常常是我睡了以後才聽見他自行車進門的聲音。


  小時候我經常生病,每次生病父親就背著我上醫院。每年母親會回上海探親一次,每次當她要走的時候,大人們就拿一個旅行包來騙我不哭,說包還在這裡,人還沒有走。等我稍大一點,每年我就坐火車到西安看我的母親。平時我是由祖父母看顧的。


  很感謝神!我所生長的家庭充滿了愛,除了父母和祖父母外,姑姑叔叔們也都很疼愛我。而且父親的兄弟姊妹之間也同心合意地奉養祖父母。


  我想對心理學有過研究的人便知道,像這樣從小缺乏與父母的溝通,會帶來心理上必然的缺陷;而且被拒絕的經歷會不自覺地不斷在生活中重演。事實上,後來 當我有次再見到母親的時候,心理就有一種抵觸,覺得這個人為什麼要來,我又不是她帶大的。現在想起來,母親當時一定很痛苦。


  我成為怎麼樣的一個人呢?我很孤獨,但我不怕,有時似乎也很喜歡孤獨;我是一個非常樂觀的人,但憂鬱卻時常伴隨著我;我尋求認同,卻用刻薄的話反駁別 人;我是個剛強的人,卻有著一顆脆弱的心;我是個良善的人,卻也欺負過無辜的人;我是個謙卑的人,骨子裏卻很傲慢。


  我與父母的關係非常糟糕。我逐漸發現,越親近的人越容易傷害你,越敞開你的心,就越容易被傷害。於是我逐漸地築起了一道壁壘,而且養成了回家後不說話的習慣。除非萬不得已,我絕不發一言,對父母詢問有關於我的問題,也絕不正面回答。


  在我的生活中,較多的是爭吵,而且常說傷害人的話。讀大學的時候,我意識到我需要改變,我要了解我自己,我要尋找答案,尋求醫治。


  我是個非常自信的人,相信只要靠自己的努力,凡事都能做到,可是有時發現,自己連想去努力的力量都沒有。我想走出去,可是到頭來鑰匙卻不在我手上,我 想跑想飛,心中卻有一塊無形的巨大石頭。是不是真如別人所說的命運?是不是真的我的將來是由我過去決定的?當時我並沒有覺得在黑暗裡,因為我並沒有見到那 光。


  感謝主,讓我信靠了他。我心中的巨石不見了,我能跟父母暢通地說話了,我真愛我的父母了,也願意聽他們的話了;我更是不願意傷害他人了。我的心中充滿 了愛,我感到那愛是無窮盡的。主給了我保護,我發現我再也不會被傷害;而世上那些憂鬱的流行歌曲無法在我心中播下陰影。我的生活充滿了光明,充滿了希望, 感謝主!


  神仍有很多的功課要我去學,我請求弟兄姊妹們能在禱告中記念我,為我向神感謝,也願基督耶穌的恩惠臨到我的家人與朋友。 願榮耀歸給主。 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