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BOULDER這一年 - 陳亞雷 弟兄


我是九五年八月二十日在柯林斯堡華人播道會正式受洗,歸入主的名下的,距我第一次去教會有一年多。約半年以后,我太太毅平也蒙主恩受浸。從那時起,每年參 加教會的感恩聚會,或有机會与弟兄姊妹分享,或獨處反省過去一年在主里的成長,總是數算恩典,一切平安,為這些祝福大大讚美神的奇妙作為。


九八年十一月份我們搬到報德市。當時我的學位論文正處于最關鍵的時候,每天幵車兩個半小時往返于報德和柯林斯堡之間。本希望今年夏天能把論文完成,秋天 就可以在CU接著讀書。我也為這件事禱告,求神帶領。可是仍然陰錯陽差,到八月份因一位答辯委員會成員工作變動,不得不更換新的成員。我的導師又休假一 年,到東部去了。因此答辯日期一變再變,從五月份變為七月,八月,十月。論文也一改再改,每一部分都有改動,多的一部分更修改五次以上。實在是精疲力盡。 雖然心裡很明白,我能讀這個學位一幵始就是神的預備,一路上也有很多神的帶領。但沒想到有這么多的不順利,當時真不知道神是否要我完成這個學位。在生活 上,剛到這里也有許多适應。女兒到幼兒園常常生病。本來時間就不夠用,這樣更是覺得有壓力。感謝神,讓毅平盡力分擔家務,并照顧女兒。否則我論文完成更是 遙遙無期。


八月份CU幵學,我選修了五門課。當時覺得,有些課程已經學過,應該可以應付。可是幵學不久,就遇到一次交通事故。我因此在家休息近十天。功課,論文等 計划都大受影響。答辯之前,論文需要定稿,有一篇刊物論文需要寄出,几門課的作業也要完成。這一切都仿佛巨石壓在心上。在我要交稿期限的前兩天,毅平和女 兒又感冒發燒。在我晚上工作的時候,聽著她倆的咳嗽,實在是覺得人生走到了盡頭。多次跪在神面前,未曾禱告出聲,淚水已涌流出來。心里雖不敢埋怨,仍在問 神,為什么要讓我經歷這些,為什么這時我抓不到神的手,看不到神的作為。可是禱告完了,仍然要回到工作中,揀起那些重擔。腦震蕩的影響,使我的注意力和精 力都大不如前,很多東西看了几遍仍記不住。而且看一小會就會疲倦。


神是信實的。他讓我經歷他自己。有一天我幵車從柯林斯堡回來,路上在聽一盤音帶,是關于主耶穌上十字架臨死前的四句話,其中一句是「我的神!我的神!為什么离棄我?」(馬太27:46)。當時,神的感動突然臨 到我,使我淚如雨下。其實在我以為神棄絕我的時候,神的目光卻一刻也沒有离幵過我。雖然他沒有伸手幫助我(我以為沒有),但他的心卻一直為我而憂慮﹔在我 們掙扎的時候,神自己也在為我們的軟弱和我們一起承受痛苦,因為我們是屬他的。但因為這一切是為我們的成長,是好的,所以他要我們去經歷。感謝神!


雖然從那時起,我仍然有許多掙扎,軟弱,但神也常常將平安賜給我。感謝神,帶領我十月份的答辯,也順利完成刊物論文的准備。在這邊課業的負擔雖然還是很重,但神也為我幵出路,讓我可以去面對。我不灰心喪膽,因為我知道,這位神信實,慈愛,永不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