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永不拋棄我 - 凌豐 弟兄


我很喜歡詩篇66:8-10的經文:「萬民哪!你們當稱頌我們的神,使人得聽贊美他的聲音。他使我們的性命存活,也不叫我們的腳搖動。 神啊!你曾試驗我們,熬煉我們,如熬煉銀子一樣。」在我從不信主,到有机會能聽到福音,最后接受福音的漫漫人生道路中,特別是在信主后的,與主同行的日子里,我更能体會到這段經文的深刻的含義。它簡直就是我人生道路上的寫照。


我出生時正赶上三年自然災害,父母為我取名叫豐,既希望國家今后經濟能不斷地好轉,也希望我今后的人生道路也能不斷地豐收,風調雨順。


高中畢業后的當年,我就幸運地考入了重點大學。主修精密机械專業。四年大學畢業后,被分回到西安的一個國家重點研究机构,同時也實現了同父母團圓的心 愿。而在我們同期畢業的同學中有一半以上的人,被國家分到了山溝里的企業中,從此就很難再圓回城的夢了。我人生的頭二十几年,正象我父母期盼的,真是風調 雨順,十分順利。


八九民運后,在對國家的前途大失所望之后,我也加入了爭取出國者的行列之中。在深夜苦讀外語之余,我常打開短波收音机,良友台廣播員那親切的話語和圣經 中耶穌基督對愛的解釋常打動我的心。這是我第一次有机會聽到福音。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人的愛同神的愛之間的差別。常聽到一首講愛的歌,歌中有一段說「如果 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人生將變成美好的未來‥‥‥」,這首歌講出了人的心愿,但我發現叫人無條件地獻出愛是几乎不可能的。我們所講的「愛」是相對的,有條件 的,是變化無常的。


我于九一年底踏上了美利堅合眾國的土地。在緊張的學習,打工之余,有一件事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和一批中國留學生剛到學校時,經濟上十分緊張。沒有能力買汽車,而超級市場离我們的住處很遠,這樣我們買日常的食物就成了問題。但是每到週五的晚上八點,總有一位叫Gibson的美國朋友幵著一輛破破的小巴,帶我們一群中國留學生去買東西。車上常常是擠的滿滿的。不管是刮風下雨,從無間斷。後來,才知道Gibson先生是一位基督徒。他經常邀請中國同學星期天到他們的教會學習圣經。有一批中國學生居然還常常去做禮拜。我對Gibson先生一方面是敬佩,另一方面是不理解。來美國之前有聽人說,美國是一個個人奮斗的戰場,也是一個個人主義至上的國度。在那里,人与人之間除了金錢關係外,很少有其它的關係。我很高興碰到了一位象白求恩式的國際主義人物,同時我也提醒自己:資產階級的影響是無孔不入。所以我在受到生活上的幫助后,盡可能地避免同Gibson先生有深入的交往。這是我第一次接触基督徒。記得有一次Gibson先生幵車帶中國同學去參觀密西西比州南部靠海的Biloxi城時,汽車在海邊一座高高的燈塔邊停下來,Gibson先生說到,在海上行船,有了燈塔,船才不會迷航。他說到基督就象我們人生道路上的燈塔一樣,當我們信靠他時我們的人生也不會迷路。我當時衹覺得他的話很可笑。


在芝加哥我為找工作心焦如焚的時候,碰到了基督徒的朋友,他們在我找工作的事上幫忙出主意,還帶我上教會,一起查經禱告。我找到了工作,然后又信了主, 受洗歸到了主的名下,這是我人生的一個重要的轉折點。信主以后兩三年內,我的人生又是風調雨順了一陣子。熬煉突然臨到了我,公司裁員,我一下子沒有了工 作,太太怀孕有麻煩要臥床兩個月,又是心焦如焚,在這一期間,我和太太常常向神苦求,我們向神禱告說:「神啊,是你帶領我們來到芝加哥,是你把我們引領到 你的名下,更是你給了我一份好的工作。現在也是神你自己把這份工作挪去。我們愿意追求你的名,愿意聽從你的引領。主啊!也愿你保守我的太太和她腹中的小寶 寶‥‥‥」。當我們常常向神禱告后,為生活焦慮,不安的心態,也隨之平靜。我們相信,創造宇宙萬物的神之所以讓這樣的事發生,是有他的用意的。我們現在唯 一要作的,就是恆心禱告和耐心等待。在此之前,太太已經向外投送了不少尋找工作的簡歷。奇妙的是,當她身体不适而不能走動時,她沒有任何面談的机會。當她 身体恢复過來之后,她居然有三次面談的机會。我們心里很肯定地知道,我們的神在聽我們的禱告,并悄悄地引領著我們。在短短的一個星期之內,我們加上太太腹 中四個月的小寶寶,居然從芝加哥飛到Boulder,又飛回芝加哥,第二天又從芝加哥飛到Toledo,Ohio,而后又飛回芝加哥。雖然在短時間長途飛行,加上各樣的面談,我太太居然一一對付過來了,沒有因此而累倒,我們的小寶寶也在正常的成長。几天之后,在博特的美國西部的高教總署就錄用了我太太。神真是在我們身上行了第一個神跡。我們全心仰望我們的神,因為我們知道「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在我的事業的發展方向上,我們也不斷地向神禱告,祈求神的引領。我是机械工程師出身。從大學到研究所,到來美國讀的是机械,直到工作,也一直是在机械行 業。這兩年隨著机械行業海外化,美國國內机械行業的就業机會是越來越少,特別是當我被公司裁員后,我改行的念頭越發強烈。基於我過去就對計算机有濃厚的興 趣,既然現在神將我當机械工程師的路子堵死,我想神是想把我引到計算机行業去。當我明确了方向后,我選擇了學「計算机網絡管理」。因為這既讓我能夠不斷學 到最新的計算机技術,又能將自己過去所有的工程師處理問題的方式方法用到實際的網絡管理中去。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我拿到了CU的「電腦網絡管理」的文憑,而后,又經過半年多的時間,我拿到了微軟的「網絡工程師」的証書。在學習過程中,有過多次失敗的經歷。多虧教會的兄弟姐妹的同心禱告,才使我恢復信心。在此期間,我們的女兒也從一個小Baby長成了一個聰明且伶俐的小姑娘。因為我在家陪女兒的時間較長,所以父女關係特別好。我們也學會在困難中等待神。


人人都說計算机網絡管理的工作難入門,從今年年初我就幵始找工作,心里也急著想上班,可是三,四個月下來,神都沒有幵門,我一邊准備考微軟的証書,一邊 找工作,心里急得很,也對自己的實力沒有底。每天禱告,希望神快點行動,結果是神讓我們心里有平安,知道他的時間是最好,于是我們等得心安理得。在我們終 于安心下來等神的時候,神很奇妙地讓我在兩周之內就得到NCAR電腦網絡管理員的工作,這工作比我們禱告時向神要的還要好,而我同時又把微軟的証書考出來了,神的時間真是好。我知道這份工作是神給的。


回想起這几年我所走過的歷程,使我無不感到神的保守和神的引領。是神使我八年前第一次聽到了福音。在我研究生畢業后第一次找工作時認識了衪。也是神在我 們生活上,事業上有困難時的保守和引領,才使我們找到了新的方向。在生活的風風雨雨中,我們不斷地認識神,同主的關係越加密切。正象上面所引的詩篇66:8-10的經文那樣,是神在我們的一生當中,通過我們的各种人生的經歷,來試練我們,在試煉中讓我們自己把老我拿去,而轉而去追求神的旨意,對神的認識日益加深,讓我們親身体會到,我們的神是配得稱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