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恩手帶領我 - 阮煥祥 弟兄


我回憶自己信主,有一個啟蒙、思考和感悟的過程。我是在91年從中國大陸去加拿大讀書的,當時我妻子和孩子因為出國手續不順而沒有去加拿大。我在加拿大有個host family,他們並不富裕,但很和睦、平安、有喜樂,讓我很羨慕。他們把我這樣一個窮學生當作好朋友,且未直接給我傳福音,讓我很不理解。但我對基督徒有了很好的感性認識。基督徒的身體力行,成了對我的最好啟蒙。


93年我來到 Boulder讀書,太太和孩子很快也來到這裡。當時我們沒有host family。到了95年,來了一家從南非來的鄰居,他們帶我們的孩子和他們的孩子一起去一個美國教會。次數多了,我們不好意思,就自己帶孩子去。我發現去教會聽聽英語,聽聽詩歌,很好。這家南非朋友不斷給我們傳福音,讀聖經,我們也比較願意探討這些問題,但總是以能駁倒對方而感到高興。我們也曾多次地參加Boulder華人教會的活動,我岳父母那時也參加教會的長青團活動,使我們對主有了更多的認識,引起我很好的思考,使我根深蒂固的無神論觀念逐步有了改變。我思考自己人生的道路,人與主的關係,帶著問題讀聖經,一直思考了好幾年,終於搞通了一些基本的問題。


到了97年,我們讀書、工作非常緊張,是我們最困難的時候。當時我就想,如果能成為一個基督徒該多好。正在我們尋求上帝的時候,有一天我太太在睡前很疲 勞,不自覺地說了一句“到底有沒有上帝?”她就清清楚楚地聽見“上帝是有的”,眼睛一睜就看到一道光從窗戶出去,心裡感到很平安,沒有感到驚奇,接著就入 睡了。我自己也慢慢認識到,世界奧妙無窮,人類無法研究清楚,雖然無法證明有上帝,但也無法證明沒有上帝。自此,我們就在逐步感悟。


98年初,我們搬到科林斯堡,我的兩位同事就帶我們去那裡的華人教會。我們當時對上帝有了一定認識,發現去華人教會比去美國教會更能學到東西。有一次團 契活動,一位弟兄舉了個例子:一個房間桌子上擺一疊紙,風一吹就亂了,如果一直吹,這些紙還能再被吹成整齊的一疊嗎?不能。我們的宇宙不可能碰碰撞撞就能 碰得如此恰當,一定有一位造物主,我們的上帝。我們就這樣決志信主了,並再98年5月17日受了洗。回想起來,上帝是一直帶領我們的,通過各種所謂的困難 讓我們認真思索,尋求上帝,從而得到上帝的祝福和豐豐富富的供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