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心衰的日子 - 華成 徐國芳 夫妇


華靜是個极蒙福的孩子,儘盡管她有先天性心臟病,又在一歲半時,因原發性心肌病而心衰。一路走來,作為父母,我們內心的平安常常超過擔憂,因為借著所發生的 一切,神讓我們明白天父也是慈母,衪不僅愛華靜、体恤我們的痛苦,更有能力保守我們度過一次次的困境。神是信實的,衪又真又活﹔掌管一切,衪聽我們的禱 告,在我們受挫折的時候,為我們幵路,它讓我們的滿懷感恩去順服、仰望,在困境中仍有喜樂和平安。神的恩賜真是奇妙無比、丰丰富富。


華靜心衰是在四月底,大約從中旬幵始,我們已經注意到她晚上呼吸時有時比較快,容易跌倒,胃口也差,已經准備給她約醫生檢查,但并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 性。因為三個月前,她的心臟醫生剛做了檢查,說她一歲時的心臟手術很成功。的确,手術后,她的体重一直有增加。那天半夜醒來,心里忽然覺得不踏實,就不敢 再關燈,由此想到,還是應該送醫院。進Longmont醫院時,初檢除呼吸快外,体溫、血壓、心率及血氧飽和度均屬正常。沒想到在以后短短十几分鐘內,她出現了极嚴重的心衰,醫生立即為她聯系了直升飛机送Denver醫院,護士們根本無法將吊針打入她的手上或腳上,當吊針從頸部插入時,她抽筋、惊叫、瞳孔放大、吐白沫....,一切發生得如此之快,簡直令人難以置信。生与死,有時竟然如此之近。


當直升机將她載走,我們幵車往Denver醫院赶時,我們与牧師通了電話,我們有信心,因為我們一家因華靜來到教會,在短短的一年中,親身經歷了神許許多多的恩典,相繼信主、受洗。神特別恩待華靜,決不會這么快就把這個孩子帶走。它与我們同在,我們求他繼續保守華靜。


到了醫院,在小兒重症救護室里,醫生已經為她用上了呼吸机、大量的強心劑和鎮靜劑。醫生說她這次心衰与手術無關,是另一心室(左心室)心肌非常乏力,以至心臟的血無法泵到全身,生命垂危!


醫生作了能作的,告訴我們心肌炎是三分之一的死亡率、三分之一可能性部分恢复時需要換心,三分之一可能性痊愈。三分之一等于三分之一可生与死,對我們這些 做父母的來說,又怎么能視為相等哪?可是我們除了禱告,又能做什么呢?我們、還有我們教會許多的弟兄、姐妹、小弟弟、小妹妹的不停地為華靜、也為醫生、護 士禱告。第一個24小時后,醫生說如果再有24個小時穩定期,還應該有很大的机會從死亡線上回來。感謝主,小華靜終于脫离了死亡的威脅。在這48個小時中,神也抹平了我們心中的自責,內疚和懼怕,賜我們信心,体力和平安。


這次心衰,華靜在ICU待 了八天,天天都有狀況,但是一關又一關,天父都牽著我們的手走了過來。到了出院那天,醫生要再做一次超聲,因為華靜好不容易以大量的鎮靜劑中恢复回來,我 怕她不合作,在吃安靜葯,就一直禱告,求神讓她安靜,見到醫生,不要哭鬧。真奇妙,整個檢查過程,她都非常合作,沒有反抗。可是醫生的結果并不理想,她的 心肌仍然与入院時一樣弱,衹是心室進一步擴張,使血液輸出量有改善。她的心衰已經得到醫治,但心肌病朝哪一個三分之一方向發展仍不得知,換心可能會是一种 結果。


沒有親身經歷,很難想象當時我們抱著這樣一個女兒回到家的心情。華靜的左心室是正常孩子的二至三倍,(她的右心房已經因為先天性的房間隔缺**而肥大),可左心室心肌的收縮強度衹有正常孩子的百分之25,除了強心、降壓、利尿外,沒有葯是醫治心肌病的,很多心肌病是不明原因的,(即原發性)。恢复的程度和時間都會因人而异,而華靜所處的情形是十分嚴重的。


几個月來,華靜的身体有明顯的好轉,每次,我們看到她活潑可愛的樣子,心里就會充滿幸福和感恩。我們知道,她后面的路還很長,我們也有很多功課要學,但神与我們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