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用書把我領進門 - 孫紅英 姐妹


我信主的過程其實是主用書 把我領進門的過程。多年前在國內讀過聖經故事但把它當作“神話故事”來讀。不過當時覺的沒有古羅馬及古希臘神話故事有趣。所以沒有留下深刻印象。去年冬天 回國探親,發現家中有一本包裝挺精美的聖經很希奇。 原來家人發現我在過去幾個月內跟他們聊天經常不經意的提起聖經。 他們就很擔心。懷疑我是否因在異鄉他國生活工作的壓力精神出了問題,就托人找了一本聖經研究。后來他們終於放心我的精神沒出問題。

 

其實剛來美國的幾年內,也有許多朋友以不同形式比如送 書向我傳過福音。不過,當時心比較硬,自以為是,總覺得自己可以應付一切而錯過進一步認識主耶穌。 大約三年多前,我們從華盛頓特區搬到Boulder。初來乍到,突然感覺生活變化很多。以前從未為周末活動犯愁過。由於冬天比較長,那時一下子發現周末時 間不知如何打發。后來結交一些朋友。發現他們的周末活動都以小孩為中心,。但也時常在周末聚會男士們打牌或打麻將女士們聊天看電視。剛開始感覺不錯。禮拜 一就開始盼望周末聚會。由於工作原因,我需經常到亞洲出差。非常珍惜這樣的周末聚會。 然而一段時間以后,我內心深處感覺特別空虛再加上出差次數增多。 漸漸的發現自己開始憂郁起來。不過,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發現我們的書架上有兩本書: the Purpose-driven life by Rick Warren and Science and Christianity: Conflict or Coherence by Henry Schaefer. 我 沒有印象自己買過他們。打開書一看,原來是基督徒朋友在我讀書的時候送給我的。真的沒有想到它們會在我們搬過數次家后留存下來。 所以就開始翻看。當時看Rick Warren 的書,覺得沒什麼共鳴。看了第一章就看不下去。但看Henry 的書,剛開始也沒有覺得什麼太大共鳴, 但是竟然一股勁把整本書看完。 當時就好奇為什麼那麼多科學家會那麼虔誠的信主耶穌基督。 帶著這個好奇我就跟著小丁來到教會慕道班聽課。我越聽我的好奇心越來越重。在聽永正,一之, Jerry 等人講神的存在,神的創造,神的救恩,耶穌的將生,聖靈 等等課題時,總覺得一股莫名的感動。 可惜沒聽幾周的課,我又要去中國出差幾個星期。在我出差前,永正和繼舜送給我們兩本裡程的游子吟。其中一本是旅行版的。通常我會在出差買本書。那次就帶上旅 行版的游子吟。沒想到在下飛機時我已經把游子吟看完。當時我感覺到莫名的輕鬆感,一種不真實輕鬆感因為我剛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接我的司機搞錯了航站樓 讓我干等了很長時間。通常我的情緒寫在臉上。那天我竟然沒有顯示我的不快。在我出差幾個星期內,小丁竟然自己去慕道班聽課。讓我好感動。出差回來后,繼舜 和永正邀請我們參加他們禮拜五晚上團契。我們認識了Julie, Ben, Xu Mei, Li Yu, Yixiu, Jim, Yanzhen, Zhangzhao, Xuezhen. 他們一個個是那麼的喜樂。我想像不出Julie不快樂的樣子。 讓我們非常感動是他們為了我們中止八年查經順序改查約翰福音。當時就想做個基督徒真好。 然而去慕道班,團契聽課越多越覺得自己是多麼的壞,神的標准是又多麼的高。怎能配做基督徒呢? 后來我們開始去主日崇拜,聽聖歌常常感動。小丁感覺我有點變了,自己也感覺心變軟了一點及心情也喜樂一點。在去年感恩節前夕,我決志信主。 信主之后,最大的變化是我感受到跟隨主,順從主,及信任主帶來的平安及喜樂。